MTT策略:将范围读牌思维引入你的无限德州

不管是无限德州还是MTT通过对手的形象、动作和牌面结构来缩小对手的范围。你也许会经常听到职业选手和赛事解说一类的人使用这个概念,估测某对手的“范围”,他们会使用这个概念而不是把对手锁定在一手牌上。事实上,有些时候,即使我们已经知道对手实际上有什么牌,听他们讨论手牌范围也是很有益的!举个例子,在前段时间总共四轮的

QQ截图20220115173031.png

通过对手的形象、动作和牌面结构来缩小对手的范围。

 你也许会经常听到职业选手和赛事解说一类的人使用这个概念,估测某对手的“范围”,他们会使用这个概念而不是把对手锁定在一手牌上。事实上,有些时候,即使我们已经知道对手实际上有什么牌,听他们讨论手牌范围也是很有益的! 

举个例子,在前段时间总共四轮的$300,000超级豪客杯,Nick Schulman比赛期间,记录了几百手牌的观察思考提供研究,值得花上几个小时好好研究。其中多数分析,你可以看到Schulman列出对手的可能范围,即使我们已经知道对手实际的牌。 

为什么呢?因为通过探讨范围而不是锁定一手牌,Schulman可以更好地描述他对各个对手的理解,不止有对手可能的范围,还有他们可能会用其怎么做。相对于直接去看结果聊,这对我们探讨策略更有意义。同时这也是一个好的习惯。


第①步:了解你的对手 

基于范围的思考通常开始于对对手风格和倾向的理解,通过观察对手之前的牌局历史来作出结论的。有时候我们对新的对手不能确定,但是通常来说,就算是指玩一两圈牌,我们也有机会能够把一个对手分类。 

蕞基本的概念有“松”、“紧”(指对手主动进入底池的频率)和“凶”“被动”(指对手打牌时的倾向)。这四个基本概念会产生出四种玩家类型 

紧-被动 —打牌很少,同时总是过牌或跟注 

紧-凶—打牌很少,同时总是下住或加注 

松-凶— 打牌很多,同时总是下住或加注 

松-被动— 打牌很多,同时总是过牌或跟注 

这四个类型每个都可会有变种(比如偏松的紧凶玩家;偏紧的松凶。)也有重叠的时候。 

但是这四个类型给了我们很有帮助的迈出了范围思维第①步,一旦你看到玩家的话,通过这四个类型,你就会直接开始范围思维。



判断范围 

比如说你判断某个对手是紧凶或者“岩石”类型的玩家。他很少主动进入底池,丢掉多数牌并且,几圈下来只是摊牌了一手AK。这些信息会帮你缩窄对手的范围,来判断你在某手牌里是否继续对抗他。 

好,现在这名玩家在前位加注了,你在看到了自己的88♣后,决定在庄位跟注。然后直接进入翻牌单挑,牌面为:Q7♣6♠,他下住了2/3底池。

 判断对手范围,通常都涉及到以下三个因素——对手的形象(基于你之前的观察做出的判断)、动作和牌面结构。这里你被一个紧凶玩家在前位加注了,然后又在一个比较干燥的牌面遇到了持续下住。 

到这里我们已经为减少对手的范围手机了很多信息了。所有这些加在一起把对手的范围指向了一个非常窄并且强的范围,一个可能只有某些“成牌”(比如超对或AxQx),这范围基本没什么牌会落后你的88♣。 

对手的形象、动作和牌面结构。 

现在呢,让我们把你的对手变成一个聪明的紧凶对手,并且把他的位置移到CO(你还是在庄位),之后其它的地方都一样。对手翻牌前加注,然后还是在Q7♣6♠的翻牌持续下住了。现在这名选手的范围扩大了,包括了AxKx,AxJx和Ax10x到 AxQx,很多中到大的口袋对,也可能包括了一些同花连张。 

对抗现在这样一个对手,你的口袋8可能领先他很多的范围,所以你在翻牌跟注了。之后在转牌,一张白板出现——2,对手过牌了。 

如果你结合对手的形象、动作和牌面结构这三个因素一起判断对手范围,它还会帮助你更多。综合对手三条街的动作(翻牌前加注,翻牌下住,转牌过牌),然后可以把口袋对和其他所有的成牌移除对手的范围了,现在他的范围里只剩下AxKx,AxJx,Ax10x,也许有Jx10x-同花,10x9x-同花,9x8x-同花。 

你在转牌下住半个底池,对手跟注。现在怎样?从我们刚刚缩小掉的范围继续,现在的范围中AK,AJ,A10,109和98变得占比非常高。同时他范围中其他的不同花的牌和这种牌基本上就不会有了。


减少范围,不要增加 

你可能会受诱惑会想他可能也会有QX的牌,然而多数时候你的这个感觉来自于自己的牌力,而不是通过清醒的思考判断的对手。 

想想吧——你已经判断这个玩家会用 AxQx在Q7♣6♠2的牌面下住,其他成牌也是一样,但是他不会用来过牌-跟注。不要在这种情况下让自己进入更复杂的情况。 

这里可能是新手玩家在翻牌后的蕞觉得困扰的地方。随着牌局一条街一条街的进行,一条一条的新信息出现,范围应该会变得更窄——每个新发出的公共牌,每个新的动作——这都是我们缩减对手范围的线索。新手玩家缺乏范围思维的经验,这会导致新的公共牌发出时可能会忘记对手之前的动作,在对手的范围里增加一些牌(特别是对自己的牌不利的牌面发出时)。

 举个例子——比如对手在转牌过牌-跟注了,河牌是A♣,对手过牌。现在他有可能有AxXx的牌吗?还是什么都没变?真的吗? 

在河牌发出之前,你已经排除了这个紧凶对手范围里的绝大部分AxXx,说的清楚点,只留下了AK,AJ和A10。他在河牌的过牌真的没什么意义。他是很凶所以可能会在击中A时下住。但是他还很聪明,也许只会用A做过牌跟注。 

对抗这种玩家,跟着他过牌才是我推荐的打法,因为他可能不会用比一对A更差的牌跟注。


结语 

有些时候即使是职业玩家也可能会在牌局早期错过些信息——或者在判断对手形象时出错——这同时也给了他们一个很合理的原因,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在转牌或河牌打的非常小心(或者增加对手范围)。有时候玩家们也会选择奇怪的打法——不太正常的慢打,或者一个超大的河牌过牌加注诈唬——这些真的不是太重要,但是如果你把他们考虑进来,会大大增加你范围思考的难度。 

但是不管怎样,通常来说呢,随时思考对手的可能范围,会让你对每个动作的意义理解的更深刻清楚。 

观察对手吧,利用他们的动作帮助你对他们的风格倾向进行分类。用这些信息去判断对手的形象,然后当你在一手牌里对抗到了他,利用他的形象,动作和牌面结构来缩窄他的范围,帮助你所向披靡。



德扑之家文章,转发请注明出处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tumbl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pinterest
Share on email